找游戏、找软件、就上多摩下载站,安全、绿色、放心的下载站!
多摩下载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资讯育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支棱起来?

育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支棱起来?

时间:2022-08-02 编辑:深蓝_lan

我已经忘了,“育碧Boy”这一称号何时传出的。

实质上,育碧Boy大概就是一群育碧游戏必预订,有余钱了来个豪华型,在各种论坛里写小作文分享他人,Uplay级别高得可怕,顶着决不重复的BUG和随时可能断线的服务器难题口中高呼着“淦死维旺迪!”一边打游戏得人。

啊其实就是曾经的我。

育碧Boy几乎不可以算个多好的Title,但现在如果有人那么要我,我多少得跟人急一会儿。

由于咱不得不说,阿育近期拉得厉害。

上星期,育碧22-23财政年度第一季度财报公开,在其中表露Messiave开发中的《阿凡达:潘多拉边境》将延期至23-24财政年度(2023年4月-2024年3月底),另一款未公布的游戏还会延期到下一个财政年度,此外《细胞分裂VR》《幽灵行动:火线零线》与其他2款对外公布游戏将取消开发设计。

你可能已经忘了,或是压根就没记牢过,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早已寄掉的《幽灵行动》IP恰鸡游戏

算得上悲报,但似乎又有点喜悦?阿育大项目卡住、服务性游戏整不明白的局面也有一段时间了,关闭了算好事儿,由于谁都不知道它真做出来的能活多久。

其实你一定要我总结,我也想不起来阿育拉跨的首端究竟是哪一部游戏,不如说是更像一个缓慢的、没活了的过程。

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或是阿育在新时代发力的一个时期,前有《看门狗》世纪大出现缩水迄今都要在各种各样游戏出现缩水视频里被拉出来不断诛十族,后有《刺客信条:革命》大量的Bug和效率难题令人全身发麻,名声都有些细微。

绕不过去的两座大山

但那时候,“育碧式开放世界游戏”还是个新鲜的词语,所以就算有一些问题,大家还是能玩下去。

并且,未来的状况看起来很开朗,2015年,《全境封锁》还在做,《彩虹六号:围攻》在,《幽灵行动:荒原》刚发布没多久,《荣耀战魂》看上去牛逼疯了。

最少预告片环节,他们看上去都性感迷人疯掉,之后啥情况咱都知道

在一切以上,也有一层有关游戏坚持创新的“仁义”:那时育碧正面临法国的娱乐巨头维旺迪的恶意收购,育碧顶尖董事局主席Yves Guillemot的表态发言则让很多玩家原谅了游戏的不稳定:

“应对来源于Vivendi 的威胁,我们将会全力以赴保持自身的自觉性,现在我们不容易,将来也不会让 Vivendi 或者其他公司毁坏这一点。而我们比较好的抵御方式就是再次现在我们最擅长的事情——为全世界玩家产生最原始和最难忘的游戏感受。”

那也是那时候育碧Boy们高喊“淦死维旺迪”的根本原因,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达成了玩家和生产商一条心的稀有场景,尽管界面出现缩水,bug有点多,网络服务器还经常上不了网,但为了育碧能够一直自主创新下来,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如今看来,育碧的创新和玩家的预期显而易见出现了一些搂子,甚至可以说是一道巨大的缺口。从我个人的体验考虑,最后一次在育碧的“手游大作”感受到有设计方案的新鲜感,还要上溯到2016年的《看门狗2》,至今的6年来每当我打开一个育碧开放世界游戏游戏玩上2个小时,一种强烈的想翻眼的冲动便会扑面而来。

内游戏难题也不少

否认所有的创新毫无疑问是不可取的,发展和创新依然在,仅仅育碧公式法的毛病也一并保存——沉寂2年大改RPG化的《刺客信条:发源》踏出来的路在接下来的《奥德赛》和《英灵殿》里又走了2次;《孤岛惊魂》系列产品也依然在传奇3代定下来的路子。

你当然不能说它们都是同一款游戏,但是你是否有用过连着玩《刺客信条:英灵殿》和《孤岛惊魂6》呢》?这俩从主题到角度都完全不一样的游戏,给我带来的则是如出一辙的迷茫和厌倦,这就很不对劲了。

每一次打开地图都想拿头撞墙

很多朋友把育碧的公式法开发思路归结于《刺客信条:发源》,我觉得这绝对有失公正——因为我们10年前就逐渐那么做了。

2007年推出的《刺客信条》初代褒贬不一,虽说显现出了游戏设计方案中出现的众多不够,却也让育碧确认了其艺术创意绝对是被玩家所认可的,因此2年后大家看见了更加成熟的、各个领域全新升级的神作,一个真正的进行品,《刺客信条2》。

看见自己取得成功创造了爆品级游戏品牌的育碧自然也不会放了其中的创业商机,因此从2010年前后左右逐渐,每一年2月到3月《刺客信条》大作的消息便会传出,4月正式公布,6-9月出展全世界各种游戏展, 10月游戏宣布开售,偶尔也会延期到11月,最终无论网址得分和玩家用户评价怎样,《刺客信条》就这么一直扭不紧,直至所有人都觉得它迫不得已更改才行。

《刺客信条》这般,其他几个关键IP亦是如此。

但今朝不一样往日,几年来游戏销售市场瞬息万变,育碧既要将关键IP从传统单机版卖拷贝的商法里转换思路,还得想尽办法紧跟新类型的的浪潮,其结果无非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花活许多,寄了一片。

举个简单的例子,到今天早已卷完后最少三轮的绝地求生游戏种类。

实际上育碧早就在2016年《全境封锁》的DLC“存活”里就有类绝地求生的玩法试着,那时绝地求生游戏玩法还处在衍化和改进环节,直至2017年才被《PUBG》总结和梳理出去,证实“存活”DLC事实上具有一定的创新性。

但《PUBG》推动的绝地求生争霸里,始终没有育碧的身影,就在那大家都以为育碧对绝地求生不感冒的时候,2020年7月,在反应了整整的4年之后,育碧才发布了自己的原创设计IP绝地求生游戏——《超猎都市》(Hyper Scape)。

你说你不知道这游戏?没事儿,它也寄了

结论上来说,《超猎都市》上了悄然无声,死的时候也是鲜有人来哀悼,育碧在2020年10月就认可《超猎都市》没能达到它的预估,并且在2021年3月公布第三赛季更新之后就无声地将这个游戏赐死。

原创设计IP不好,那就在传统IP上使力。

去年底,在《幽灵行动》20周年纪念直播活动上,在一片期盼着Sam Fisher重磅回归的氛围中,育碧宣布了由育碧莫斯科负责的完全免费绝地求生大作《幽灵行动:火线零线》,并公布正式开启。

《火线》公布的2021年,旁边《Apex英雄》早已经历过走红、下降、走红、又下降、再走红的发展路途了

结论《幽灵行动:火线零线》的存在显而易见激怒了玩家,官方宣布短视频在油管上狂砍3万踩,在玩家们的一片骂声当中,育碧公布《幽灵行动:火线零线》的期延期,全过程只持续了一周的时间,不妨问怎么样的游戏连测封日期也没发布就能被玩家喷期满延期呢?

假如说《超猎都市》从始至终都没有多大响声,那《幽灵行动:火线零线》无非就是卧龙山级别的翻车了

有卧龙山就得有凤雏,由于就在那《幽灵行动:火线零线》公开的几个月前,育碧刚公开了汤姆克兰西系列产品中的全新升级试炼场枪击游戏《Xdefiant》。

请来凤雏

《Xdefiant》由育碧美国旧金山个人工作室产品研发,说法是会为玩家产生汤姆克兰西游戏的全新体验,创作灵感来自于其他的汤姆克兰西游戏的势力及其游戏人物角色,把《幽灵行动》的“野兽”,《细胞分裂》的 “人才梯队”《全景封锁》的流亡者和净化者 )等势力放在一个游戏里乱斗。

上一个搞乱斗的育碧游戏是手游游戏《Elite Squad》,上年10月早已停止服务了

怎么讲,就这么一个花里胡哨的游戏挂着一个“汤姆克兰西”的Title,搁咱们中国这样的事情叫“大逆不道”,归属于可以把汤姆克兰西老头从棺材里气到钻出来的程度,也不出意外在输油管获得了大量的义愤填膺。

不过呢,《Xdefiant》算得上鸡贼了一点,被怼飞了之后挑选丢掉了“汤姆克兰西”的作为前缀,变为原创设计IP,如今游戏最少还没有被撤销,祝开发设计成功吧那么就。

算进去最近的撤销和延期方案,育碧也有最少15个已经开发设计的项目,从2018年基本上每一年延期一次的《碧海黑帆》可算是需在在今年的发布;Massive工作室担负起《阿凡达:潘多拉前线》和《星球大战》二项重任;总算走完了神话传说三部曲的《刺客信条》早已定下了神作编号“”,据报道“”将成为一个不断发展的服务平台,主要包括好几个时代背景和刺客信条游戏,显而易见是想制成服务性游戏。

确实想不出来《刺客信条》制成服务性游戏是个什么模样

哦对,她们还有一个法国波尔多个人工作室已经开发设计另一个F2P试炼场游戏“编号Q”,还在早期环节,现阶段只有一张设计概念,来看一个《Xdefiant》并不能让他们达到,不要问,问就是在养蛊。

换个思路想一想,实际上阿育也不是真的拉胯了,《刺客信条:英灵殿》依靠系列产品第一的销量增添了超出10亿美元的收益,《孤岛惊魂6》一样销量相当好,只是这就像是一个循环系统,一如当年《刺客信条:发源》迫不得已踏入大改之途,玩家现在开始意识到了问题了。

《孤岛惊魂6》M站的客户得分为3.7

问题在于,育碧意识到吗?育碧永远都是善于试着新技术应用和新概念的激进派,又是一家有着超出45个个人工作室、20000职工的大公司,避开自主创新风险性,羡慕嫉妒新类型的蛋糕也是很正常的个人行为,激进派的同时又带上大型企业特有的迟缓。

我采访了游戏驱动力服役纯净度最高的育碧Boy,他对育碧近几年的各种各样游戏从来不抠门各种各样下坠球谩骂,但只要有育碧新游戏的,他也是第一个报考,可能这就是育碧Boy们的真实情况——公式法游戏玩着是真无聊,但以前的这些好游戏玩着都是真开心。

推荐